2019年国际航空运输市场:在不确定中砥砺前行

航空

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预测,2019年国际航空运输业净利润将达到355亿美元,略高于2018年的323亿美元。预测的主要数据包括:资本投资回报率为8.6%,与2018年持平;税后净利润率为4.0%,与2018年基本持平;行业总收入将达到8850亿美元(2018年为8210亿美元);客运量预计将达到45.9亿人次(2018年为43.4亿人次);货运量预计将达到6590万吨(2018年为6370万吨);每位离港旅客创造平均净利润7.75美元(2018年为7.45美元)。

IATA认为,在未来一年,航空运输业仍然将为投资者创造稳定的回报,但是,由于全球经济和政治环境存在不稳定因素,行业盈利预期存在下行风险。

北美继续领跑全球

2018年,北美地区航空公司克服了燃油价格上涨等压力,盈利能力在全球航空公司中保持在第一位。

IATA估计,北美地区航空公司2018年的净利润总额将比2017年的184亿美元下降约20%。但是,考虑到燃油成本同比增长了30%~40%,即使利润总额有所下降,北美航空公司的表现也是令人称道的。

北美地区航空运输业的利润在2015年曾达到顶峰,占全球行业总利润的60%。尽管2018年总利润(预估150亿美元)同比有所下滑,但仍超过全球航空公司总利润的40%。究其原因,除了美国经济稳健、消费需求强劲之外,还包括以下两个方面。

第一,燃油价格的稳步上涨,为航空公司提供了稳步增加票价的时间周期。在2018年8月底,捷蓝航空公司和几乎每家收取托运行李费的航空公司都提高了托运行李费用。2018年11月,在燃油价格较10月初的全年峰值下跌33%之际,西南航空公司用几周时间,把大部分国内机票价格提高了2-5美元,其竞争对手采取了同样的举措,这大大促进了北美航空公司年底收入的增长。

第二,航空公司通过细分票价进行创收。全服务航空公司为乘客推出了更多选择,例如,阿拉斯加航空公司设计分段票价,在国际航线上引进高端经济舱;捷蓝航空继续在空客A321上增配可平躺座椅;联合航空也计划在几架波音737上增加可平躺座椅。

加拿大航空运输业的发展机遇主要体现在国际市场。西捷航空从2018年4月开始运营波音787飞机,意味着该公司从廉价航空向全服务航空公司的转型迈了一大步。西捷航空子公司Swoop于2017年夏季成立,现已将机队数量增加到了10架。Flair航空公司是一家超低成本航空公司,运营全波音737机队,在埃德蒙顿、阿尔伯塔和马尼托巴省的温尼佩格都设有枢纽,这家公司的业务保持了稳定的增长。

欧洲更多航企面临破产

对于欧洲航空运输业而言,2018年是灾难性的一年。这一年,西甲航空(Primera)和深蓝航空(Cobalt)倒闭、小行星航空(Small Planet)破产,维珍大西洋航空与弗莱比(Flybe)支线航空公司进行了收购谈判。欧洲航行安全组织预计,尽管2019年空中交通量将增加3%,但是,燃料成本增加带来的压力、“英国脱欧”等不确定性因素的影响,航空公司和空中交通管制中心罢工等,将使2019年成为不轻松的一年。

最近,航空公司担心较高的燃油成本会削弱其盈利能力。2018年11月7日,匈牙利的威兹航空(Wizz Air)基于高油价下调了2019全年利润预期。10月22日,瑞安航空表示,如果油价持续上涨或机票价格持续下跌,可能会进一步关闭运营基地。

在经历了2018年欧洲航空运输业的动荡之后,许多业内专业人士预测,2019年可能会有更多的航空公司濒临倒闭。随着Primera航空倒闭,冰岛WOW航空大幅削减运力,业界将审视这种远程低成本运营模式的可持续性。

英国有可能在没有达成协议的情况下离开欧洲。航空公司一直在为“英国脱欧”做准备,申请欧洲或英国航空运营人的许可,以确保其航班能在短期内继续运营。

2018年,欧洲航空公司内部充斥着不满的声音。瑞安航空公司机组人员为了增加薪资和提高福利待遇,在欧洲多个工会组织配合下,举行了多次罢工事件。股东对航空公司高管应对劳工危机的能力表示怀疑,要求管理层改组的呼声越来越高。同时,由于行业利润微薄,航空公司难以提供过于慷慨的薪酬方案。罢工给经济带来的灾难性影响在短期内将继续存在。

受到低成本航空冲击,意大利航空的市场份额不断被竞争对手蚕食。2018年,意大利政府重启“意大利航空救援”计划,措施包括政府持有该公司15%的股份,引入国有铁路公司Ferrovie dello State作为其合作伙伴等。Ferrovie dello Stato公司于2019年2月表示,易捷航空或达美航空有意与Ferrovie合作,共同运营意大利航空公司。

亚太面临复杂局面

2018年,油价波动、汇率变动、贸易摩擦等因素给亚太地区的航空公司带来了较大的盈利压力。2019年,亚太地区航空运输业的前景非常复杂,即便如此,航空公司仍在持续接收新飞机以扩大机队规模。

东南亚

东南亚传统航空公司2019年的首要目标是恢复财务健康。

马来西亚航空公司曾计划在2019年恢复盈利,但现在的情况充满了不确定性。航空公司曾计划成立运营空客A380飞机的包机部门,但该计划因飞行员短缺、燃油价格上涨和汇率问题而中断。

2019年,亚太地区低成本航空公司的业务将持续增长。大量的窄体机储备订单表明,低成本航空运行模式在亚太地区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亚洲航空和狮航联合订购了800多架窄体机,新一代飞机已经加入了他们的机队。

远程低成本模式在亚太地区受到关注,但是,近年来这项业务成本有所上升,行业竞争十分激烈。为此,亚航X削减了一些客流量较少的远程航线,将更多关注投入到核心市场。

在2018年国泰航空乘客数据遭到泄露后,公司一直在努力修复客户信心,同时,国泰航空积极调整公司结构,降低成本。目前公司财务状况正在改善。

亚太地区的一些航空公司正在考虑订购宽体客机,更新其国际航线机队。马来西亚航空和泰国航空公司可能很快就会下订单。

作为亚太地区商业成功的典范,新加坡航空最近的财务表现有所下降。新航集团具备全服务航空和低成本航空的多模式经营方式,其准备将胜安航空的窄体机业务并入母公司。

新加坡航空旗下的低成本航空公司酷航(Scoot)已经接收了39架空客A320neo,酷航机队将在2019年继续扩大。新航子公司胜安航空(Silkair)开始接收波音737Max飞机,新航集团有计划将14架波音737-800从胜安航空转移到酷航。

越南航空和菲律宾航空正用空客A350和A321neo实现机队现代化,此外,越南航空的机队中也新添了波音787飞机。

东亚

2020年的夏季奥运会将在日本东京举办,为了应对奥运会时赴日本旅游人数的增多,东京羽田机场计划增加更多机位,日本的主要航空公司也将在国际航线上增投更多运力。

日本航空(JAL)已订购18架A350-900和13架A350-1000飞机,计划于2019年6月接收首架A350-900。全日空(ANA)订购了3架空客A380,首架将于今年早些时候交付;3月底前,全日空将接收首架787-10飞机。

日本的几家航空公司正在制订远程低成本航空发展计划。日本航空计划成立一家低成本航空子公司,该公司将于2020年开始运营2架波音787-8飞机。全日空旗下的低成本航空子公司Peach计划在2020年增加A321LRs执飞的航线。

与此同时,大韩航空采购了一批新一代窄体机,包括30架波音737MAX和30架A321neo。公司将从今年4月开始接收737MAX,7月接收首架A321neo飞机。

中国

2019年,中国航空运输业最令人关注的事件是南方航空宣布退出天合联盟,业界猜测其有可能加入寰宇一家,但入盟的谈判过程可能需要持续数年时间。

香港国泰航空作为寰宇一家的创始成员,可能会阻止南方航空的加入。南方航空虽然可以为联盟其他成员航司(包括国泰航空)提供更多连接国内航班的机会,但是,南航基地广州白云机场与国泰基地香港机场仅一岸之隔,如果南航加入寰宇一家,将对国泰航空形成冲击。但是,寰宇一家的其他成员,尤其是南航的股东美国航空肯定急于将这家中国航空公司吸纳入寰宇一家。

海航集团正在努力为偿还债务而筹集现金。到目前为止,相关地方政府已经同意向海航旗下位于乌鲁木齐、昆明和北京的三家航空公司注资。

2019年中国民航业的另一个重点关注领域是,9月30日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正式投入使用后,各大航空公司在北京的运营基地如何安排。根据2019年1月发布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航空公司基地建设方案规划,东航、南航为北京大兴国际机场的主基地航空公司,东航集团(包括东航、上航、中联航、东航江苏、东航云南、东航武汉)、南航集团(包括南航、厦航、河北航、江西航、重庆航、汕头航、珠海航、贵州航、南航河南)、首都航等公司将转场投运至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运营;国航为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的主基地航空公司,中航集团(包括国航、国货航、深航、山航、昆明航、国航内蒙、北京航、大连航)、海航、大新华航等保留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运营。规划中特别强调,除中国邮政航空可在两场运行外,其他国内航空公司可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或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任一机场运行,但不得两场运行,而外国航空公司、港澳台地区航空公司可自行选择运行机场,或者两场运行。

澳大利亚

2019年,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航空公司的工作重点是机队升级,公司将接收一批新飞机,并决定是否订购新的宽体机。

澳航正在考虑空客和波音提出的订购超远程机型的建议,其表示可能在未来12个月内下单。澳航希望从2022年起,能够运营从澳大利亚东海岸直飞伦敦或纽约的航班。近期,澳航将继续接收波音787-9客机执飞国际航线。未来,澳航可能会购买更多的波音787-9、777-8X,以及A350-1000客机。

新西兰

新西兰航空公司也将在2019年决定新的宽体客机订单。该公司正在寻求波音777-200ER的替代机型,希望其能够从新西兰奥克兰直飞美国东海岸。新西兰航空还计划在2019接收9架A321neo,加上2018年底前接收的3架A321neo,这12架新飞机将用于替换短程国际航线上的A320ceo。

由于遄达1000发动机出现问题,新西兰航空公司不得不逐步停飞波音787-9客机并进行维修,这打乱了航空公司的运力计划。未来几个月,新西兰航空努力让所有波音787-9客机恢复飞行。

中东的严峻挑战

作为海湾地区三大航空公司,阿联酋航空、阿提哈德航空和卡塔尔航空在2019年将面临着严峻挑战。

即使是对于中东最成功的航空公司而言,2018年也是在艰难中渡过的。在阿联酋航空2018—2019财年的前6个月里,公司收入131亿美元,净利润仅有6200万美元,勉强摆脱了亏损。2018年,阿联酋航空的燃油成本支出比去年同期增加了42%,这主要是由于燃油价格上涨了37%,燃油用量增加了4%。燃油成本现在占航空公司总成本的33%,而一年前只有26%。阿联酋集团表示,公司将严格控制成本,通过采用新技术和优化业务流程提高运营效率。

卡塔尔航空公司2018财年亏损,该公司将亏损归因于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巴林和埃及等国自2017年6月起对卡塔尔多哈实施的“非法封锁”。卡塔尔航空公司首席执行官阿克巴·艾尔·贝克悲观地认为封锁很难快速结束。

阿提哈德航空正在改变其商业模式,从积极扩张和建立全球网络,转向专注于本地市场的需求。阿提哈德航空正在削减飞往美国的运力,这也是2018年中东和北美之间的航空运力整体下降的原因之一。

阿提哈德航空还与竞争对手海湾航空签署了一份涵盖广泛商业合作的谅解备忘录,该协议将于2019年开始实施。2003年阿提哈德航空公司成立之前,海湾航空公司为巴林马纳马、阿布扎比和阿曼马斯喀特三个基地的航线服务。在海湾航空三家原始股东协议解除后,公司专注于巴林马纳马基地,为该地区提供长途航线服务。海湾航空公司可以为阿提哈德航空在阿布扎比的枢纽机场提供额外服务。

拉美面临动荡

近年来,拉美一些国家政局动荡,对航空运输业带来了不利影响。在博尔索纳罗当选巴西总统后,航空公司不得不应对委内瑞拉的政治混乱、巴西和阿根廷货币的大幅贬值,以及更大的经济不确定性。最重要的是,2019年拉美航空运输业将继续面临机场运力严重不足的问题,拉美地区几乎每个机场都已达到了最大容量。

根据IATA的最新预测,2019年拉丁美洲航空公司的运输量将增长6%,与全球平均水平持平,但它们的平均利润率只有5.7%。一些航空公司深陷困境。巴西阿维安卡航空与去年10月申请破产保护,该公司认为其陷入困境的主要原因在于较高的燃油价格和强势的美元走势。租赁公司试图收回其空客机队中30%的飞机,这将对公司的运营带来不利影响。

珠海博丰物流, 大湾区国内海运 国际海运 国际物流 集装箱运输 企业,主营国内集装箱海运国际集装箱海运香港物流专线澳门物流专线等物流服务,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珠海博丰物流

本文链接地址: 2019年国际航空运输市场:在不确定中砥砺前行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