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西拥堵加剧,日均超20艘集装箱排队等待靠泊!进出口差距拉大致港口空箱率暴增

海运

美西拥堵加剧,日均超20艘集装箱排队等待靠泊!进出口差距拉大致港口空箱率暴增

近几个月以来,往洛杉矶港和长滩港的船只数量几乎翻了一倍,附近海域船载量严重拥堵,导致全美以北方向航线大面积延误,甚至影响了奥克兰港的吞吐量。位于洛杉矶的南加州航运交易所(Marine Exchange of Southern California)对外证实了这一事件,根据统计,仅仅在周一圣佩德罗湾港口就有52艘集装箱船进出,而全年的日平均数为24艘,更夸张的是停泊船只达到了23艘之多,而日平均仅有1艘。

跨太平洋的运输货轮数量激增,这提振了加州集装箱港口的吞吐量数据,据统计,11月洛杉矶港和长滩港的集装箱吞吐量出现了两位数的增长——洛杉矶港11月集装箱吞吐量飙升到了889,746标准箱,较去年同期增长了22%。当地港航局的官员表示,年末消费者增多、圣诞节新年等假期临近、各单位库存备货等因素共同影响下货运量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激增。

全美进出口差距再度拉大,港口空箱率暴增

集装箱

洛杉矶港港口执行总监Gene Seroka在周三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在经历了近11个月的同比货运量下降的低谷后,我们现在已经迎来了连续4个月的同比增长,这4个月来我们月平均吞吐量达到930,000标准箱。但与之相关对,我们的出口量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主要是与中国持续的贸易紧张关系以及美元持续升值带来了负面影响,出口量相比去年同期下降了5.5%,全年下降了近15%。满载货物的集装箱在我们港口卸货之后甚至都是空箱运回了亚洲——本月空箱高达294,000个标准箱,相比去年同期增长了近35%。”

而长滩港在一份新闻稿中也表示,11月是有记录以来表现最好的11月,并表示这是假日零售热潮和个医疗防护用品交付量激增的共同结果——长滩港11月份的集装箱吞吐量为783,523个标准箱,较去年同期增长30.6%。长滩港的情况完全与进口激增有关,进口增长30.5%,飙升至 382,677个标准箱;但出口下降5.2%,为117,283标准箱——和洛杉矶港一样,空箱率增长了55%,为283,563个标准箱。

长滩港港口执行董事Mario Cordero表示:“随着消费者今年都选择了宅在家里的生活方式,网上购物和医疗防护用品的购买逐步提升,但随着新一轮新冠肺炎疫情还在全国蔓延,整体经济前景不确定。”
这是近十年美国港口遇到最顶峰的进口量
有分析人士认为,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限制,消费者无法把钱花在服务上,而开始花钱购买商品,导致了这种意想不到的增长,并且新冠疫情也促成了集装箱港口的繁荣(至少是暂时的)。

货物堆积过多,已经成为越来越多集装箱港口正在面对的问题。MarineTraffic AIS(船舶定位)数据显示,日平均超过20艘集装箱船在洛杉矶和长滩的圣佩德罗湾等着。这与上周停泊在锚地的船只数量相同。

海运

图源:Marine Traffic

Blue Alpha Capital创始人John McCown表示,但这在新冠疫情开始时似乎是难以想象的。他补充说:“考虑到2020年12月的可能涨幅,全年涨幅将在1.5%左右,这将逆转2019年0.9%的小幅下降。

McCown指出,11月有几个行业的进口量激增,家具、体育用品和玩具类的进口量增长了55%,10月和9月分别增长了52%和41%。“居家生活方式已经带动了一系列消费品的销量。”他补充称,需求飙升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消费者对通常用于度假、外出就餐和娱乐的支出进行了重新分配。

根据Blue Alpha Capital的数据显示,尽管进口数据为正值,但美国11月出口下降4.2%,连续第9个月下降,进一步加剧了贸易失衡,每笔出口的进口负载比达到接近历史纪录的2.32。

McCown称:“最新数据似乎证实,贸易战对我们集装箱出口的影响大于对我们集装箱进口的影响。”

面对西海岸的进口量飙升
北部的奥克兰港日子却没那么幸运

海运集装箱

与西海岸的长滩港和洛杉矶港不同,北部的奥克兰港11月吞吐量同比增长了不到1%,出口量下降了2.6%——11月累计进口集装箱78,045标准箱。

奥克兰港官员表示,尽管美国进口需求强劲,但我们港口的进口量远没有达到预期值。该官员援引地方海事专家的报告说,正因为全美大批次的进口货物扰乱了港口正常的货运安排,导致许多港口的货物交付大规模延迟。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南加州港口的进口货物堆积加剧导致船舶延误,许多原定停靠在奥克兰港的船只被迫更改航线或是直接取消了停靠安排。

奥克兰港港口主管BryanBrandes宣称,大家也不用这么悲观,“该来我们港口运载的货物还是会来,顶多晚了一会儿(Thecargo is there, it’s just delayed)”,他预计等到了12月货运量一定会有所增长。

但是Brandes也承认西海岸的入港船只增加对奥克兰港产生了蝴蝶效应,“跨太平洋航线以东的大部分货物都是直接走的洛杉矶航线,然后其中一部分会往北来奥克兰港。所以一旦洛杉矶港产生了延误,我们这里或多或少会产生一点影响。”

美国农产品出口业务受到连锁影响
这个新年或许并不好过

海运

奥克兰港正是加州中部农产品商青睐的出口门户,而现在这里正受到供应链中断的冲击。随着春节临近,包括加州在内的多地农产品出口商表示,由于航运延误,他们的出口业务受到了大规模波及——尤其是杏仁和核桃出口商,每年年末正是他们的出口高峰期。

美国SSA码头公司总裁Ed DeNike说:“最大的问题是由于南加州交通拥堵,货运船迟迟没有离开南加州,船只到达奥克兰港的时间可能会被迫推迟至少一周。”

货运公司TGS Logistics的副总裁Peter Schneider说,港口拥堵对内陆供应链造成的蝴蝶效应越来越严重。TGS现在不得不把他们在奥克兰的集装箱仓库容量增加一倍,因为船只到达延误,运输公司要么会拒绝接收全部出口货物,要么改变接收出口货物的日期,这对出口商面向海外买家的服务造成了很大冲击。

我国港口集装箱“一箱难求”

海运

一边是美国的农产品出口商由于船只延误被耽搁出货,一边是中国的产品出口被集装箱紧缺限制。

据我国公布的经济数据显示,中国11月创下了贸易顺差的新纪录——754亿美元,出口同比增长21.1%,其中对美出口引领增长,创历史新高。分析人士指出,对华贸易进口的激增与美国两党政界人士的预期相违背,尽管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商品实施了各种限制,但几乎没有迹象表明全球供应链会往美国靠拢,与之相反,疫情对美国的长期影响似乎是强化了中国制造业的地位。

据港口承运商表示,由于英美主要港口的大拥堵,大量集装箱被滞留在这些港口,这已经影响到了全球的集装箱周转,其中亚洲港口的空集装箱短缺情况十分严重,以至于承运人有时难以保证能够在亚洲装货港装载货物。

尽管承运商们已尽一切努力将空集装箱从美国发往亚洲——这些措施甚至包括大幅减少免箱期这样的“自残式”手段,但仍旧无法改变亚洲集装箱短缺严重的现实,尤其是在中国的厦门、宁波和上海的港口,以至于一些船只无法满载离开亚洲。

国内集装箱海运门到门询价订舱热线:13075678958黄经理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