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与遥远的中亚、西亚、欧洲之间,有这么一条通道。

4000多年前,当西方的小麦、黄牛、绵羊,中国的粟、黍、彩陶等在这里交汇,人们也许想象不到:

未来,这条道路上将商旅纵横、百货辐辏,繁荣长达数千年之久。

黑河,为发源于祁连山的内陆河,古称“弱水”,古丝绸之路途经之地,下图为现今黑河高台县正义峡段 | 摄影师@吴玮

2000多年前,当张骞从这里走过,人们也许想象不到:

未来,这条道路将和北方、西南方甚至海上的通道连成一片,编织成一张规模庞大的贸易网络。

四条古代丝绸之路路线图 | 制图@黄敏锐&陈志浩/星球研究所

600多年前,当这条道路逐渐远离帝国中心,消逝在大漠的风沙之中,人们更想象不到:

未来,它将再次身负重任,与其他通道一起,成为一张138个国家、31个国际组织共同建设,覆盖产业、资源、经贸、金融、人文、生态等各个领域的合作网络,人称“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即“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简称,其中包括六大经济走廊,下图为一带一路六大经济走廊及途经城市示意 | 制图@陈志浩&黄敏锐/星球研究所

今天,这条全新的“道路”上,没有驼铃、没有马帮,而是被密密麻麻的现代基础设施连接起来。

它们穿山越岭。

中国至老挝铁路,昆明至玉溪攒坝塘桥隧段 | 摄影师@潘泉 

藏于密林。

正在建设的印尼南苏1号火电项目 | 图片来源@国家能源集团国华电力公司

跨越海峡。

请横屏观看,中马友谊大桥 | 摄影师@陈立稳

我们不禁好奇,作为“基建狂魔”的中国,在一带一路上都创造了哪些奇迹?

 01 

连接之路

①公路

时间回到1979年,中国东部,改革开放的序幕刚刚拉开,而在中国西部,一条长约1300千米的公路,终于在经历了近14年的艰难建设后宣告竣工。

它在喀喇昆仑山脉、喜马拉雅山脉、兴都库什山脉以及帕米尔高原的交界地带穿行而过,沿途雪峰林立、峡谷纵横,路面最高海拔超过4700米,是世界上修建难度最大的公路之一。

中国至巴基斯坦边境的红其拉甫达坂附近的公路丨摄影师@小强先森

它在建成之初,虽是飞沙走石的简陋便道,却是中国与巴基斯坦之间唯一的陆上通道。

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喀喇昆仑公路”。

喀喇昆仑公路早期路况,拍摄于中巴边境附近丨摄影师@小强先森

40年后,在巴基斯坦东南部,一条双向6车道的高速公路蜿蜒远去。

它穿过田野、掠过村庄,以392千米的里程,连接巴基斯坦的港口城市卡拉奇和第二大城市拉合尔,将原本7个多小时的路程缩短至3个多小时。

这是中国企业承建的巴基斯坦卡拉高速公路。

巴基斯坦卡拉高速公路丨图片来源@中国铁建

而在未来,还有数条高速公路将逐一建成,历经数十年风雨的喀喇昆仑公路也将逐渐升级改造。

这些道路将从北至南贯通巴基斯坦全境,北连中国新疆,南抵阿拉伯海岸,是“一带一路”上至关重要的枢纽工程,合称“中巴经济走廊”。

喀什往帕米尔高原进山前的中巴公路,近年翻修丨摄影师@吴其平

当然,在“一带一路”沿线,有中国参与的公路项目不仅于此,它们如雨后春笋、遍布各地。

在非洲北部国家阿尔及利亚,一条贯穿国家东西的大通道沿着地中海走势而来。它以全长1216千米的路程,途径24个省区,惠及90%的人口,被誉为阿尔及利亚的“世纪工程”。

阿尔及利亚东西高速公路M1路段 | 图片来源@中国铁建

甚至在经济更为发达的欧洲,泛欧5C走廊高速公路一口气跨越匈牙利、波黑和克罗地亚三个国家。

泛欧5C走廊高速公路丨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这些路段,如同“一带一路”线路上星星点点的光芒,未来它们将彼此连接,形成一张四通八达的大网。

与此同时,另一张更快、更强的路网,已悄然铺开。

②铁路

在中国云南,火红的大桥跨越元江,与鲜艳的江水交相辉映。

中老铁路元江双线特大桥胜利合龙丨摄影师@潘泉

崭新的隧道穿山而过,在复杂的地质条件下前行7.9千米。

中老铁路玉溪段和乐隧道丨摄影师@李玉星 

它们相连形成的道路,在中国境内蜿蜒约500千米后,冲出国门,与老挝境内同步修建的路段连成一线,人称“中老铁路”。

未来,这条铁路上,列车以最高160km/h的速度在昆明至老挝首都万象之间朝发夕至,并成为泛亚铁路网东南亚段的重要组成部分。

中老铁路国内段丨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而在更遥远的非洲肯尼亚,长约480千米的铁路,将首都内罗毕至第二大城市蒙巴萨的行程,由10多个小时缩短近一半。

为了不影响动物迁徙,铁路设置了野生动物通道14个,涵洞100多个,以及最低6.5米的桥梁式通道79座,即便是长颈鹿也能顺利通过。

全高架穿越国家公园的蒙巴萨-内罗毕铁路丨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未来,这条铁路将继续延伸,成为庞大的东非铁路网乃至非洲铁路网的一部分。

请横屏观看,亚吉铁路,连接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和吉布提首都吉布提市的铁路丨图片来源@中国铁建

不仅如此,加上亚欧大陆桥等已建成的线路,一张张钢铁巨网正在亚、欧、非的土地上形成。

在这张网络上,截至11月5日,2020年已有10180列中欧班列,在中国与欧洲21个国家、92个城市之间往来穿行。自疫情发生以来,向欧洲累计运送防疫物资约751万件、6.2万吨。

西安-米兰防疫物资专列丨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这些网络上,高速铁路也在不断加入,从大陆深处的土耳其,到碧海白沙的印度尼西亚,都有高速列车呼啸而过。

土耳其安卡拉-伊斯坦布尔高速铁路,是中国企业在海外承建的第一条高铁丨图片来源@中国铁建

然而,只有陆地的连接远远不够,人们需要拓宽这张交通大网。

③港口

在著名的马六甲海峡,中国每年超过80%的石油进口都要从这里经过。

在这里,中国企业承建的马来西亚皇京港深水码头,可供长350米至400米的巨型油轮以及20万吨至32万吨的散装货轮停靠,其规模之大,将成为未来马六甲海峡全新的货运中心。

建设中的马来西亚皇京港丨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不仅如此,沿着海岸线一路向西,中国企业参与承建的港口已连成一线。

在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的港口附近,中国“新海龙号”大型挖泥船完成了最后一次吹沙任务,近270万平方米的陆地,从原本空旷的海面上“破海而出”。

正在科伦坡工作的“新海龙号”丨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不久的将来,这里将成为这个国家重要的经济特区,也将成为南亚地区重要的国际金融中心。

正在建设的科伦坡金融城丨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红海和印度洋交汇处的吉布提,多哈雷多功能港口已经由人工装卸货物转变为中国制造的大型港口设备,工作效率将近提高了4倍。

远处为吉布提共和国多哈雷多功能港口丨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至此,这条“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已被众多港口、港城连接起来,它们与路网结合,共同组成了水陆并济的“连接之路”。

而如果说这些交通设施,是“一带一路”上相互连通的血脉,那么遍布沿线的众多能源设施,便如同一颗颗支撑血脉流动的心脏。

 02 

能源之路

在“一带一路”提出之前,中国便已在世界各国承建众多能源设施,如今已分布全球近80个国家。

它们因地制宜,成为源源不断的电力源泉。

请横屏观看,2000-2019年中国海外电力项目数量分布示意图  | 制图@黄敏锐&陈志浩/星球研究所

①水、火共济

1992年9月,巴基斯坦境内吉拉姆河流域因持续暴雨,发生了百年不遇的大洪水。

如今,一座以发电为主兼具防洪功能的水电站即将在卡洛特村建成,将曾经“肆无忌惮”的河水转变为发电的动力。

吉拉姆河为印度河支流之一,下图为建设中的卡洛特水电站 | 图片来源@长江三峡技术经济发展有限公司

这个“一带一路”上首个建设的大型水电项目,将以年发电量32亿度,为极度缺电的巴基斯坦贡献力量。

建设中的卡洛特水电站 | 图片来源@中国能建葛洲坝集团

而在运输燃料方便的水域附近,由中国企业承建的萨希瓦尔燃煤电站和卡西姆港燃煤电站拔地而起,两处火电站年发电量达180亿千瓦时,可以满足近2000万人的用电需求。

它们“水火并济”和其他电站一起为巴基斯坦“充电”。

巴基斯坦萨希瓦尔燃煤电站 |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然而,面临缺电情况的不止巴基斯坦。

在东南亚,坐落在印度尼西亚爪哇岛上的火电厂,年发电量约150亿千瓦时,已服务当地百姓近1年。

请横屏观看,建设中的爪哇电厂,目前已建成投入使用丨图片来源@国家能源集团国华电力公司

在南亚,用电需要从印度进口的尼泊尔,因为两处水电站的投入使用,已经极大的缓解了用电紧张。

尼泊尔上崔树里3A水电站 | 图片来源@中国能建葛洲坝集团

这些电站“水火共济”,给一带一路上的缺电国家带来了光明。与此同时,另一种形式的能源也在散发能量。

 ②风、光同行

在戈壁沙漠广布的中亚、非洲地区,水的力量或许有限,但“自然之神”把风、光倾斜向了这里。

在中亚哈萨克斯坦札纳塔斯,这里拥有年可利用小时数达3500小时的风能资源。已建成的中亚规模最大的风电工程,年可发电3.5亿度,可满足上百万哈萨克斯坦家庭的用电需求。

中亚哈萨克斯坦札纳塔斯风电站 | 图片来源@哈萨克斯坦新观察

与传统燃煤电站相比,每年可节约燃煤10.95万吨,减少灰渣排放量3.29万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28.9万吨,减少烟尘排放322吨,减少二氧化硫排放1031吨。

同样“环保”的还有光能。

在非洲,地处撒哈拉沙漠边缘的摩洛哥,被称为撒哈拉的太阳能“王国”,每年的日照时间高达3000小时-3600小时。

中国企业参建的努奥二三期光热电站,是世界规模最大的光热电站。建成后预计为摩洛哥提供近50%的电力供应。

摩洛哥努奥(Noor)三期塔式光热电站 | 摄影师@祁凯

此外,能为人类发电的还有生物质电站、核电站等。

泰国生物质电站项目 | 图片来源@国核电力院

而这并不是中国海外基建的全部,还有自贸区、油气管道、体育场等设施。

它们共同组成了一带一路上的“中国造”,“连接”了中国与世界。

俄罗斯天然气将通过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进入中国 |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03 

未来之路

时至今日,全球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国家已有138个,国际组织31个。“一带一路”也早已超出了丝路沿线的范围,延伸至非洲、美洲。

回顾岁月,2000多年前,丝绸之路让欧亚大陆的交往开始频繁,并在唐朝时期创造了“国际大都市”长安。

600多年前,闭关锁国的策略施行,使中国与世界脱轨,逐渐落后于时代。

40多年前,改革开放让中国重新拥抱世界,如今恍如换了人间。

今天,“基建狂魔”走向世界,当这些中国路、中国港、中国电、中国桥、中国房遍布亚洲、欧洲、非洲、美洲的同时,也畅通了中国与世界连接的通道,使中国与世界联系更加紧密。

中巴经济走廊是连接中国喀什到巴基斯坦瓜达尔港的经济大动脉,中国可通过此走廊走向印度洋,丰富中国能源进口途径;下图为中巴经济走廊和马六甲海峡石油运输路线对比示意 | 制图@陈志浩/星球研究所

新的“道路”已然铺开,而未来,它还将继续延展下去,直到将世界各地彼此相连,因为历史已经向我们证明:

越连接,越开放;越开放,越强大。

– 本 文 创 作 团 队 –
撰稿 | 长春
图片 | 潘晨霞
地图 | 陈志浩
设计 | 黄敏锐
审校 | 黄超&鸽鸽&撸书猫
特别鸣谢
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

【参考文献】

[1]中国一带一路网[OL],http://www.yidaiyilu.gov.cn

[2]蒋瑜,邬明权,黄长军,牛铮.2000-2019年中国海外电力项目信息数据集[J].中国科学数据(中英文网络版),2019,4(04):14-21.

[3]雍际春著. 丝绸之路历史沿革[M]. 三秦出版社,2015.12.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