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新加坡海事及港务管理局(MPA)3月13日的初步数据,由于需求相对低迷,新加坡二月份船用燃料销售量连续第4个月下降,环比下降13.2%,同比下降15%,至350.2万吨。

  新加坡船用燃料加注量在2021年10月达到425.5万吨后连续四个月下降,11月422.2万吨、12月417.8万吨、1月403.3万吨、2月350.2万吨。符合国际海事组织标准的船用燃料,包括100CST、180CST、380CST和500CST,2月份的销售量环比下降10.7%,至228.7万吨,创下自IMO2020限硫令出台以来的最低月度销售记录。其中,低硫船用燃料(LSFO)销售量占总量的65.3%,比1月份高出1.8个百分点,但同比下降0.9个百分点。

  “价格上涨导致买家尽量减少够买LSFO,并在停靠港口之间比价,”新加坡一家船用燃料供应商说:“由于2月份较短,恰逢农历新年,需求有所减缓,所以预计LSFO的销量也会减少。”

  根据最新的 S&P Global Commodity Insights数据,新加坡和舟山之间的0.5%S船用燃料交货价差扩大到平均6.56美元/吨,而1月份的平均价差为2美分/吨, 3月1日至11日期间这一价差更是扩大到平均7.11美元/吨。

  在来自韩国、舟山和上海等地区港口的竞争加剧的情况下,LSFO船用燃料的供应不足,支撑了新加坡交付的0.5%S船用燃料的溢价。

  根据MPA的数据,2月份高硫船用燃料(包括180CST、380CST和500CST燃油)的销售量下降了17.7%,至924,200吨,创下了近20个月以来的最低点。

  据标普全球调查的交易员称,由于农历新年假期期间码头拥堵,准备在新加坡加注HSFO燃料的船舶在中国各地港口被延误,因此一致认为二月的船用燃料销量将下降5%-10%。

  “HSFO需求似乎很稳定,因为船东仍有需求。然而,自2月份以来,由于价格变得更加不稳定,现货HSFO需求每天都可能出现较大的波动。”另一家新加坡燃料供应商表示。

  MPA数据显示,2月份仅燃料加注的船舶靠港次数下降了10%,为2805次,也比上一年下降了13.4%。

  低硫船用柴油(含硫量最高为 0.1%)的销量在所有等级船用燃料中跌幅最大,2 月份环比下降 16.5%,同比下降 21.8%,至 280,500 吨。

  “下游需求受到影响,因为LSMGO价格不断上涨,在货物供应紧张的情况下溢价逐渐走强。在大多数日子里,一些买家只是四处查看价格。”一位新加坡贸易商说。

  3月前景不温不火

  市场人士表示,尽管船用燃料供应商自2月份以来竭力压低价格竞争,但买家已经尽量减少在新加坡的采购,转向价格较低的港口加油。

  据当地贸易商称,在船用燃料需求放缓的情况下,尽管现货溢价严重,下游供应商仍被迫将码头交付库存推迟到 3 月。

  另一位贸易商3月14日接受采访时称:“随着船用燃料价格进入四位数,3月份的一些LSFO库存也可能延续至4月。”

  标普全球数据显示,新加坡交付的船用燃料0.5%S的价格保持了2月以来的纪录高位,并在3月9日突破1000美元/吨大关,最终在3月11日回落到900美元/吨。

  市场人士表示,油价上涨和信贷限制是影响买家胃口的关键因素,也影响到较小的独立玩家,金融中介机构和交易方对违约风险更加谨慎。“在地缘政治冲突中,油轮运费已经飙升……。托运人也更不愿意提运俄罗斯石油,因为经济制裁可能导致支付问题。这使原料进口的经济性受到怀疑,并可能影响主要港口的燃料油库存。”

  资料来源:海运圈聚焦、Platts  记者:Evan Liu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