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市场消息人士称,由于太平洋地区终端用户需求上升,而大西洋地区可及时交货的运力有限,LNG贸易流再次发生转变,几批前往欧洲交货的LNG货物被转移至亚洲。

  贸易流的转变扭转了12月份的趋势,当时由于欧洲能源危机LNG价格飙升,亚洲LNG价格罕见的出现比欧洲价格更低的情况,前往亚洲的LNG运输船纷纷修改目的地改道欧洲,以利用LNG价格飙升带来的巨大套利机会。

  2021年10月和11月,亚洲的天然气价格平均比欧洲高5美元/ MMBtu,而12月下半旬欧洲天然气价格比亚洲高6美元/ MMBtu,创下有史以来最大价差。

  虽然1月份至今,普氏JKM(交付到东北亚的现货交易液化天然气的基准)与荷兰TTF欧洲天然气中心之间的价差仍为负值,但最近几天有所加强。1月24日伦敦收盘前,4月份的价差为负80美分/MMBtu。

  由于亚洲和欧洲液化天然气价格之间的价差缩小,以及亚洲的寒冷天气预测,贸易商再次将船舶转向前往亚洲。“2月份的货物已经从欧洲转移了一些。”一位大西洋贸易商表示。

  根据这名贸易商的透露,在这些货物中,在德克萨斯州装货的“Bushu Maru”轮油从之前的航线转向法国敦刻尔克码头,然后穿过巴拿马运河前往日本;在德克萨斯州Corpus Christi液化码头装货的“Woodside Chaney”轮向东驶向英吉利海峡,然后转向地中海前往新加坡。

  “由于终端用户的需求上升,一些货物正被转移到亚洲。此外,欧洲的即期货物运力有限也是一个促成因素。”另一位大西洋贸易商表示。

  由于LNG船再次改道从欧洲驶往亚洲,巴拿马运河出现拥堵。据巴拿马运河管理局称,1月24日,无预定的LNG运输船的最长等待时间为北向墨西哥湾方向8天,南向太平洋方向5天。

  此前,因为LNG运输船涌入欧洲,巴拿马运河LNG运输量12月下降30%。巴拿马运河管理数据显示,12月通过巴拿马运河的LNG运输船共有35艘,比去年同期的50艘有所减少。四季度,巴拿马运河LNG转运量下降17%,通过船只为114艘,而2020年同期为138艘。

  1月24日,普氏对太平洋三燃料柴油发动机(TFDE)LNG运输船日租金评估为40,000美元/天,而大西洋同等级船舶的日租金则评估为31,000美元/天。从西北欧到东亚的货运航线成本为2.45美元/MMBtu,较12月29日的4.35美元/MMBtu下降了44%。

  资料来源:海运圈聚焦、Platts  记者:Evan Liu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