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成功摆脱为期 51天的罢工并恢复业务正常化后,大宇造船与海洋工程(DSME)又卷入了一起近十亿美元的国际诉讼。

  8月5日,大宇造船表示,日本国际石油开发株式会社(Inpex)已向国际商会(ICC)提交申请,要求大宇造船就FPSO(浮式石油生产储存装置)调试延误造成的损失和不完整建设导致的缺陷赔偿9.75亿美元。

  据了解,此案涉及的FSPO为 2017 年在大宇玉浦船厂建成的 “Ichthys Venturer”轮,大宇造船于2012年3月和Inpex签署了这艘FPSO建造合同,2019年Inpex将该船投入其在澳大利亚投资开发的液化天然气田。

  大宇造船表示,该船已在合同规定的完工日期内完成了从玉浦造船厂出发和生产的准备工作,Inpex 此前已同意支付与 2012 年 3 月签署的合同细节变更相关的额外费用,并且“Inpex的损害赔偿请求超出了DSME在合同项下的责任范围,Inpex的大部分索赔没有根据,且金额设定过高。”

  “我们目前正在准备对 Inpex 的索赔和仲裁请求作出回应,我们计划积极应对仲裁程序,以尽量减少对公司的财务影响,并收回我们合同项下的余额。”大宇造船指出。

  去年,Inpex就对三星重工提出的类似索赔进行了庭外和解。这两家公司曾就三星为澳大利亚同一项目建造的中央处理设施的索赔问题相互起诉。

  根据海运圈聚焦此前报道,尽管1-7月份韩国造船“三巨头”——韩国造船与海洋工程公司(KSOE)、大宇造船和三星重工(SHI)获得的订单总额超300亿美元,但仍然处于亏损状态。目前,大宇造船并未公布二季度财报,但据金融信息分析公司FnGuide 预测,该公司二季度将亏损710亿韩元,在去年全年营业亏损达1.7547万亿韩元、今年一季度亏损4701亿韩元后,该公司今年全年最终亏损可能为5085亿韩元。

  由于大宇造船财务状况的下降,该公司正处于紧急管理状态。由于俄乌战争爆发,俄罗斯和石油天然气利益集团受到制裁,大宇造船被迫取消了与Sovcomflot的合同。此外,该公司前段时间刚经历了51天的分包商罢工,三艘油轮的生产工作受阻。

  韩国媒体称,大宇造船没落的主要原因是大股东韩国发展银行(KDB)的不作为,“2000 年代中期以来一直引领韩国造船业繁荣的大宇造船正在陷入无尽的深渊”。

  自 1998 年大宇集团解散以来,大宇造船一直由KDB管理。迄今为止,KDB已投入超过7万亿韩元的公共资金,但累计亏损超过7.7万亿韩元。截至3月末,资产负债率为523.2%,比上年末上升144.1个百分点。

  一位韩国造船业人士指出,KDB管理后任命的管理层不负责任造成大宇造船管理状况恶化。一位造船业负责人表示,“现代重工和三星重工制定的投资订单中标策略着眼于10到20年,而大宇造船则专注于低价抢船,以赢得比竞争对手更多的订单,结果导致业绩不佳。”

  “大宇造船低价抢船导致市场船价下跌,现代重工和三星重工也未能以合适的价格拿下订单,进而导致整个韩国造船业陷入衰退。”该造船业人士补充说。

  随着大宇造船财务状况的恶化,有越来越多的传言称,持有该公司55.7%的股份的KDB正寻求将该船厂拆分为商业航运和军事业务,并将商业航运业务出售,但大宇造船管理层否认了这些报道。也有消息称,在今年早些时候向现代公司的出售提议遭欧盟反对后,KDB正在寻求一条新的途径来实现船厂的私有化。

  资料来源:海运圈聚焦  编辑:Evan Liu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