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底,全球最大独立集装箱船东塞斯潘(Seaspan)首席执行官陈兵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接受腾讯新闻专访时表示,航运公司正在经历类似航空界或是铁路界的整合,在行业整合的同时,也在通过新技术,新方案以提升质量和效率。过去四年中,全球航运公司已经从30多家减少到八家,其中为人熟知的包括:。中国远洋航运中远买下董建华家族的老牌航运公司东方海外(OOCL);日本三家航运公司日本邮船,商船三井及川崎汽船宣布“合并集装箱运输业务”成立新公司ONE;以及马士基航运完成对德国汉堡南美集装箱公司的收购等。

“也许未来5 -10年集装箱船东公司也会只剩下少数几家巨头。”陈兵表示,船东市场正在经历行业整合,“全球运力而言,一半是船东拥有,一半是班轮公司自己拥有。而船东里约有75%只是金融投资者,市场好的时候一拥而入,市场不好的时候,就会纷纷离场。“既是船东、也是运营者的塞斯潘在集装箱航运中定位特殊。塞斯潘凭借综合高效的运营平台稳定的商业模式,节能高效的船队,强大资金和全球领先的航运公司长期租约保持稳健的发展。与德国KG合伙制的投资性订造新船策略不同,塞斯潘对船舶的投资有长期租赁合同支撑,目前有约90%的收入来自于长期租约。截至2018年年中,塞斯潘旗下集装箱船已经达到112艘,运力超过90万个标准箱。陈兵预计,这些集装箱船的租约,将在未来5年中创造51亿美元的租金收入。

职业经理人陈兵在加入塞斯潘之前,曾在亚洲,欧洲,美国均担任过企业高管职位,不仅管理过大宗商品,也曾创建及经营商业租赁,私人飞机运营和租赁,以及银行等行业。当外界猜测,前总裁王友贵离职后,塞斯潘吸纳陈兵意味着未来将涉及更多资本运作时,陈兵表示,自己的金融和实业的管理经验不仅仅涉及资本操作,更涉及实体业务的战略决策和优化运行。陈兵认为,过去18年的职业经理人经历,让其具备管理跨行业不同业务的能力。

陈兵坦言,自己身处的重资产行业,需要资本市场优势和规模效益,因而塞斯潘在减少债务杠杆的同时,也在寻找并购和投资目标。陈兵在2018年1月正式成为塞斯潘CEO之后的“第一把火”,就是在3月宣布塞斯潘对大中华区Intermodal Investment LLC(建成GCI)的股权收购,总资金16亿美元,相等于89%股权。后者是塞斯潘和私募股权公司凯雷共同组建的合资公司,GCI的18艘集装箱船纳入塞斯潘公司,预计到2019年将产生1.85亿美元至2亿美元的年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

陈兵加入的时机,恰逢塞斯潘的管理层经历巨变。曾经的联合创始人王友贵在2017年年末离开公司后,美国亿万富翁,也是塞斯潘的创始股东丹尼斯·华盛顿(丹尼斯华盛顿)走到台前,重新组建管理层,不仅将曾经被视为巴菲特头号接班人,中美能源控股公司前主席大卫·科索尔(David Sokol)招入,担任塞斯潘董事会主席,同时聘请陈兵担任公司新任总裁和首席执行官。塞斯潘还引入被称为“加拿大巴菲特”的机构投资人FairFax,后者将在明年代替丹尼斯·华盛顿,成为塞斯潘的最大股东。

塞斯潘的业务也在呈现多元化趋势。近期涉足了天然气能源行业投资,于今年10月宣布将以分批次向新加坡公司Swiber注资2亿美元。其中,2000万美元的资金,用以换取重组后的Swiber集团80%的股权,另外1.8亿美元的资金用于换取在越南开发的10亿美元天然气发电项目中的股权。

问及未来塞斯潘是否将寻求更多能源行业并购时,陈兵对腾讯新闻表示,未来投资将遵循三大原则,理想的投资回报,同自身业务有协同作用,以及可改善资产负债表,“集装箱航运现在和未来仍是主业,但同时也会寻求其他高质量的增长机会。”

截至2018年11月28日美股收盘,在纽交所上市的塞斯潘年内股价涨幅达到40.2%。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