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业界一个普遍的共识就是中美贸易战将会对世界集装箱航运市场产生非常重大的影响,至于关税对贸易流量究竟会产生多大的影响还不太清楚。

NRF供应链及海关政策副总裁佐纳逊·戈尔德说:“零售商并不能轻易或快速地改变全球供应链,因此在可预见的将来,来自中国或其他地区的进口商品还将会持续增加,但目前关税已经开始对美国人的进口消费品和生产制造商品所需要的零部件产生了影响。相比于在国际贸易方面产生的重大影响来讲,上述那些隐形的关税将会更容易地导致美国日常消费品价格的上涨”。

《集装箱洞察周刊》(Container Insight Weekly)报导,德鲁里认为,基于2017年的资料,在最糟糕的情景下,中美集装箱的运量损失最高可以达到180TEU,这个数据大概占到东向跨太平洋集装箱贸易量的10%左右。当然,这种分析只是一个非常粗略的指导方案,上面所说的这些结果也并不会在一夕之间就发生。因为关税政策所产生的影响往往会滞后很长时间。

德鲁里的报告说:“美国来自中国的贸易减少了,那么日本、德国、韩国和马来西亚(以及墨西哥和加拿大)将成为主要的受益者。在跨太平洋东向和跨大西洋西向这两个方向上,上述各个国家对美国的集装箱出口量将会增加,并且两个北美自由贸易区国家,即加拿大和墨西哥同美国之间的陆路运输也会增加。”

奥克兰港表示,现在就预测2018年美国对于来自中国进口货物提高关税所带来的影响还为时尚早。但是,如果去年就开始打关税战的话,或许到现在已经影响来自中国的2.25亿美元进口货物了。

洛杉矶港执行董事基尼·赛洛卡说:“圣佩德罗湾两大港口的整个联盟服务航线布局都将继续大洗牌,再加上最近关税政策的变化,都将会在2018年下半年给我们港的运营带来一定程度的不确定性,并有可能会使本港的贸易量减少。”

尽管对于承运人来说,2018年是艰难的一年,但有迹象表明,到2019年,运力过剩的情况可能会有所改善。克拉克森航运研究(Clarksons Research)的《集装箱情报月刊》(Container Intelligence Monthly)说,2018年到2019年间,集装箱船的新船交付量可能会下降,而旧船的拆解率将会上升。

据预测,2018年到2019年间,集装箱船的新船交付量将下降26%,从125TEU下降到92.46TEU。而集装箱船的旧船拆解率将会上升37%,从13.7TEU上升18.79TEU.

无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承运人都必须面对当前的一切挑战。中美贸易战现在已经对跨太平洋贸易航线产生影响。承运人要时刻关注当前的贸易需求水平,以使航运业供需能接近平衡。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