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全行业瞩目的环保大会召开之际,特朗普突然质疑限硫令,会给这一法规带来变数吗?

22日开始,IMO海上环境保护委员会(MEPC)73届会议在伦敦举行为期5天的会议。本次会议将业界关心的限硫令实施细则,展开进一步讨论。

就在这个敏感时间,特朗普突然发声,呼吁限硫令能够分阶段逐步实施,希望以此遏制燃料价格在2020大选前上涨。这一“吐槽”会否改变航运业减排进程?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白宫发言人于上周五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希望国际海事组织(IMO)出台的2020年全球限硫令可以分阶段逐步实施,以保护消费者免受供暖和货车运输燃料价格上涨的影响。

限硫令的实施,将迫使航运企业从使用重油转向使用低硫油、LNG燃料等清洁燃料,或者采取安装脱硫塔(scrubbers)等其他可替代方案。此前曾有分析师表示,如果炼油厂对这些变化毫无准备,相关燃料(如柴油和取暖油)的价格可能会上涨。而对特朗普来说,燃料价格在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之前飙升,将会是一个政治风险。

该发言人说:“美国支持其他几个国家提出的过渡期这一观点,希望(过渡期)可减轻急剧增加的燃料成本对消费者的影响。”其解释称,美国政府并非想要退出参与环保新规,而是希望新规能以对消费者和全球经济无害的方式实施。

而哥伦比亚大学全球能源政策中心创办董事、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能源顾问Jason Bordoff表示,分阶段实施限硫令是不必要的。

Jason Bordoff发推文称,减少船舶排放可带来巨大的环保效益,业界早在几年前就已获知即将到来的环保新规,美国许多炼油厂和托运人已经为更清洁的燃料花费数十亿美元。

对于美国政府能否改变新规进程,能源咨询机构Energy Aspects持怀疑态度。该机构分析师Robert Campbell表示:“鉴于IMO的规则制定需要近两年时间才能完成,目前还不清楚人们提出的‘分阶段实施’这一做法如何在国际层面上完成。”

其实,特朗普的“过渡期”观点,在此前就已有一番激烈的讨论。

今年9月份,巴拿马、利比里亚、马绍尔群岛等主要船旗国,联合波罗的海国际航运公会(BIMCO)INTERTANKOINTERCARGO等航运组织,向IMO提交了一份议案,呼吁应给限硫令一段过渡期。

BIMCO副秘书长Lars Robert Pedersen称,这并不是为了推迟限硫令的实施时间。“我们正面临一项全球性的规则,面临全新的燃料选择,会产生更多的燃料风险问题,这正是我们关注的问题。”

有国外媒体对此解读称,该文件“重新开始了一场每个人都认为已经结束的讨论”。

不过面对质疑,IMO高级官员在公开场合明确表示,限硫令的实施日期不会改变。

IMO空气污染及能效管理负责人Edmund Hughes在近期举行的亚太石油会议上(APPEC)给出回应:“我可以明确地说,不会有延迟实施的情况发生。”

他进一步解释,如果新规推迟,将给IMO作为国际航运规则制定机构的声誉以及公信力带来不利影响,同时将导致更多的国家或地区采取单独行动以应对污染,给全球航运业带来更大的不确定性。

在另一个公开场合,IMO法律事务和对外关系主管Frederick Kenney也表示,即使有成员国提议改变实施日期,任何修正案都需要经过审议确认后22个月的时间才能最终生效,而目前距离202011日已经不足15个月,这意味着即使现在有修正案通过,那么也将在2020年以后才能生效并实施。

综合IMO官员的表态,以及以往IMO规则的执行情况,限硫令按原计划时间实施应是大概率事件。但此时有多家机构提出疑问,也说明限硫令的执行正面临诸多不确定性。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