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由大船集团船务公司承建的新加坡MODEC公司MV31-FPSO船体改装及模块安装项目主体工程项目开工。而此前,希腊油气公司Energean表示,中远海运重工将在今年年底之前开工建造以色列Karish天然气田开发项目浮式生产储卸油船(FPSO)的船体。加上此前SBM在外高桥造船、招商重工下得FPSO订单,我国船企已经收获多个订单。

随着油价的趋稳,今年以来,FPSO市场正在迅速复苏,船东似乎正在准备下单做好海工市场复苏前的准备。不过,上一轮海工市场的惨痛经历让中国船厂在面对订单时变得更加小心谨慎。对此,业内人士认为,海工市场逐步复苏,但市场仍比较脆弱,谨慎下单是上策。

中国拿到多个新造改装项目

毫无疑问的是,中国是2018-2019年FPSO新造和改装的主战场,从2018-2019年FPSO,半潜式生产平台和FLNG授标情况看,中国几乎拿到了所有FPSO新造和改装的船体工作量,上部模块的份额也在逐渐增加。

中远海运重工、上海外高桥、招商重工等船企正在拓展FPSO生产平台的EPCI总包能力。今年8月11日,上海外高桥造船海洋工程有限公司与中国船舶工业集团第七0八研究所在上海外高桥造船有限公司签署“SBM FAST4WARD FPSO详细设计分包合同”,设计分包合同的签订标志着该FPSO项目详细设计工作正式启动。新项目的承接表明外高桥造船在2007年成功建造并交付美国康菲石油公司200万桶FPSO10年后,强势重返FPSO新造市场,给当前低迷的海洋工程装备市场注入了一剂强心针。

本次签订的SBM FAST4WARD FPSO是一艘新型30万吨级FPSO,总长333米,型宽60米,型深33米,排水量达到46万吨,储油能力可达200万桶原油,日处理原油能力为10万到25万桶。首艘新设计概念FPSO船体采用“通用型”船体设计概念,为未来上部模块和系泊系统考虑了解决方案。包含通用的新建船体和一系列的上部模块和系泊系统解决方案,可有效缩短建造周期和降低成本,完全能够满足业主本土化的要求。FAST4WARD FPSO船体设计还考虑了安装可拆卸推进系统的可能性,如批量建造该通用型船体,可大幅降低拖航费用。相比传统的FPSO而言,该船船体用途广泛,适应性强,其投产周期可以缩短6到12个月。而对于SBM Offshore来说,除了在外高桥建造FPSO外,还将在招商局重工建造一艘Fast4Ward FPSO,这艘FPSO可能会在巴西作业。消息人士称,SBM和招商局重工在磋商至少一艘FPSO,可能还有备选订单。

希腊油气公司Energean即将建造的 Karish FPSO的船体原本预计于今年8月在舟山中远海运重工开工建造。不过,9月12日,Energean表示,建造工作计划在年底之前开始。在开工之后,Karish FPSO船体将需要花费12个月的时间完工。

Karish FPSO船体交付后将前往胜科海事,在胜科海事安装西门子建造的上部模块。Energean称,Karish FPSO将在2020年年底从新加坡起航。

FPSO市场需求预计超千亿

挪威知名咨询公司Rystad Energy报告显示,除了2018年已经落地的5个FPSO项目外,今年还将有5个FPSO项目最终投资决定,2019年全年FPSO项目数量将达到14个。

业界分析指出,到2024年,全球浮式生产储油船(FPSO)市场预计增长19%,超过1150亿美元。该行业的发展得益于碳氢化合物需求的骤增及勘探与生产钻井作业的增加。

Global Market Insights的一份报道显示,目前越来越多的船舶改装为FPSO来提高生产能力并降低成本,这也助力了该行业的发展。

FPSO改装船市场增长超过18%。与新造船相比,改装FPSO成本较低,这也驱动了该行业的发展。

项目工期的缩短也扩大了FPSO的市场,2015年预计超过7亿美元。至2024年,预计增长超过22%。随着超深水及海底作业量的增多,FPSO新造船的需求也持续上升。

深水区勘探与生产作业的增加将促进深水FPSO市场的大幅增长。多家日本企业在巴西765米的深海FPSO市场进行投资。随着勘探与生产作业向近海区域的转移,深水区域FPSO市场也将迎来缓慢增长。

截至2017年,巴西最大的近海油田- Libra盐下油田拥有最多的FPSO来支持该地区原油的生产。

美国天然气勘探与生产作业的增长也促进了FPSO行业的发展。为满足不断增长的碳氢化合物需求,加强近海生产作业及探测更多新气田为美国FPSO行业的发展提供了必要条件。

在欧洲,人们对可再生能源的青睐及清洁能源液化天然气应用的关注也将驱动FPSO市场的发展。在挪威,可再生能源需求的增长将促进FPSO产业的发展。

近年中国的FPSO市场也取得显著增长,内陆及近海油田不断增多的勘探及生产作业将推进中国FPSO市场的发展。尽管市场呈现复苏态势,未来订单也越来越多,但在上一轮海工市场热潮中吸取过惨痛教训的中国船厂这一次显然变得更加小心了。

回望过去的几年,FPSO曾经历了惨不忍睹的时段。

受北美非常规石油产量增长、中东地区原油供给恢复、美元走强、地缘政治等因素影响,2014年下半年国际油价暴跌,这使得FPSO市场也深受影响。据统计,2014年,全球仅成交8艘FPSO,同比下滑38.4%。由于许多石油公司去年的经营业绩遭遇“雪崩”,不少石油公司已开始削减或放弃部分海洋油气资源开发的计划。

2015年,油价暴跌导致FPSO合同减少,FPSO市场正遭受前所未有的困难。这一年只有3个FPSO合同。包括Sankofa-Gye Nyame的FPSO改装合同,是埃尼在加纳的项目;伊朗的一个小型FPSO改装合同;以及印尼的FPSO升级合同。合同总价值约为15亿美元。

相比之下,2014年上半年共计有6个订单,重要的是,这6个FPSO合同的总价值比前三年的订单总额高出528%。2014年上半年的2个新合同,每个超过10亿美元,在安哥拉Kaombo油田的2艘FPSO改装合同超过40亿美元。

即使到了2016年,FPSO市场的日子依然艰难。这一年,FPSO手持订单量为35艘,其中有40%的在建FPSO于2016年交付,导致更多的FPSO进入需求不足的市场,进一步加重供给过剩的压力。甚至在2017年初,油价暴跌导致订单数量同比下降至历史最低水平,有51个浮式生产系统处于闲置状态,其中25个是FPSO装置。

正因为经历过低迷的伤痛,中国船企接单变得谨慎。

据上游消息称,上述提到的SBM Offshore拟在招商局重工建造的一艘Fast4Ward FPSO,双方已经谈了有一段时间。之所以往来多次,主要还是风险因素。

据了解,SBM和招商局重工的合作需要解决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项目融资。业内人士说,招商局重工尤其关心订单的风险,因为招商局重工已经从2014年前的自升式钻井平台订单潮吸取了惨痛教训。当时招商局重工十几座自升式钻井平台遭撤单,这批钻井平台目前多半已经竣工,但原船东撤单弃船后,这些平台需要出售。

业界分析认为,FPSO市场热起来,但不可掉以轻心。接单之前要考虑一些重要因素,比如油价大幅波动、贸易战、美元走强、地缘政治等不确定因素,特别要解决好融资问题,正所谓小心驶得万年船。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