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更换低硫燃油这个方案,加装洗涤塔Scrubber,或称洗涤器)也是航运企业应对排放新规的重要方式

一方面是高昂的燃油成本使航运公司倍感压力,炼油公司对高硫燃油进行深度脱硫要增加约1000/的炼油成本,这部分成本势必转移至航运企业;另一方面,低硫燃油的油源不足亦加剧了供不应求的局面,进一步推动燃油成本的上升。

因此,通过技术手段来满足排放要求成为另一种减排途径,国际海事组织官方认可的技术手段主要为 MED 认证(MarineEquipment Directive)的船舶废气清洗系统,如加装洗涤塔进行船舶烟气的脱硫。

据测算,洗涤塔的脱硫成本相当于每吨燃油成本增加50100,且不需要改变炼油与油品供应方案,使其成为继换油措施之后的首选。

洗涤塔是一种气体净化处理设备,最初应用于陆上工业废气净化、除尘等方面的前处理,在船上则是烟气与洗涤液接触并最终完成脱硫的场所。洗涤塔种类繁多,在船舶废气脱硫洗涤设备的研发中,各公司采用的塔型都不相同。

1中列举了4种已经通过船级社检验的废气洗涤脱硫设备所采用的塔型,分别为PureSOx(填料塔)、BELCO(喷淋塔)、Hamworthy(泡沫塔)和Ecosilencer(鼓泡塔)。

Ecosilencer是最早开发出来的洗涤脱硫设备,相比 PureSOx BELCO Hamworthy(脱硫率均超过97.2%),其脱硫效果一般。后3种洗涤塔的尺寸相差不大,设备能耗却有显著差异,填料塔的能耗最低,其余依次为泡沫塔和喷淋塔。

1四种洗涤塔简介

资料来源:黄博伦等的研究

目前,业内对加装洗涤塔的方案褒贬不一,问题主要聚焦于其技术和经济的可行性。

废气清洁系统联合会(EGCSA)对洗涤塔的发展前景比较乐观。

据其资料显示,截至今年531日,已安装或已订购洗涤塔的船舶共有983艘。

EGCSA 主任唐纳德·格雷戈里(Donald Gregory)在接受普氏能源(S&P Global Platts)采访时表示,全球63%的船舶已经或者即将改装洗涤塔,其中37%为新造船安装。

此外,多家 EGCSA 成员企业的订单已排至2023年,预计到2025年将有大约1艘船被安装洗涤塔。

唐纳德表示,洗涤塔技术已较为成熟。早在2015年,滚装和轮渡就成为首批采用洗涤塔技术的运输领域,邮轮行业亦紧随其后。随着排放新规的实施,散货船、集装箱船和油轮也加强了洗涤塔的应用。最新的洗涤塔完全满足超大型集装箱船(发动机功率约72兆瓦)的减排需求。

洗涤塔不需要太多的维护,运营成本较低。根据船用设备制造商瓦锡兰(Wärtsilä)的研究报告,洗涤塔的运营成本折合到每单位兆瓦时约为6美元,包含消耗氢氧化钠、抽运、淡水消耗和维护所需费用,以亚欧航线的超大型集装箱船为例,根据其在 ECA 中航行时间,年洗涤塔运营成本约为50万美元。相比换油成本的增加,洗涤塔的在运营成本上具备竞争优势。

相比 EGCSA 的乐观,船舶经纪商 Gibson 的观点则更为谨慎。根据 Gibson 最新的周报,其认为洗涤塔技术在很大程度上是未知的,也是未经证实的,许多业主在怀疑和犹豫是否接受这项技术。

援引 BIMCO 的数据,目前只有450艘船舶安装了洗涤塔,占比不到全球船队的1%(约6艘)。洗涤塔的初始投资成本也比较高,以 VLCC 新造船为例,开环洗涤塔的安装成本约为270万美元。根据船舶的规格,改装的费用可能更高。

另外,由于环境立法随时间推移而变化的可能性较大,这种不确定性加重了洗涤塔的投资风险。例如,二氧化碳排放问题还存在不确定性,且开环系统的洗涤塔在欧洲可能面临进一步管制。

面对诸多变数是换油还是加装洗涤塔?

业内普遍认为,200美元是一个转折点,即在低硫燃油(含硫量0.5%)和高硫燃油(含硫量3.5%)差价达到每吨200美元或以上时,加装洗涤塔在财务上更有意义。

有数据显示,VLCC 的洗涤塔改造成本可以在18个月内偿还,如果差价超过每吨200美元,则还款期会更短。在偿还投资成本后,加装洗涤塔的船舶将享有强大的竞争优势。当然,这只是一个中短期的投资案例,长期而言,法规与市场依旧难测。

未来,不仅仅是航运企业与环保政策的博弈,更是公司与公司间的博弈,如何能在逆势中超越,采取最合理的措施,还在于航运企业的自身定位及其对市场的研判。

本文由“港口网www.chinaports.com”特约上海海事大学戈佳威、朱墨、王一博独家提供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