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在达飞集团(CMA CGM)旗下船舶上工作的海员正对该公司坚持穿越红海的行为提出抗议。

  国外海事媒体Splash援引看到的一封发给达飞高层的电子邮件报道称,一些在达飞旗下船舶上工作的海员正寻求“建设性地解决重大问题”,涉及对公司目前安全政策和与派船通过高风险地区有关的补偿措施。

  发给高层管理人员的电子邮件中写道:“这些政策对员工及其家庭造成的情感和心理影响怎么强调都不为过。我们的许多同事对自身安全深表担忧,而提供的最低危险津贴被认为是对所面临实际危险的轻视。这些情绪在员工中得到了广泛认同,并对船上士气和对公司领导层的信任产生了不利影响。”

  匿名发送邮件的达飞海员呼吁,立即重新评估航线,尽可能避开高风险区域,并加强安全措施和规程,以确保需要通过潜在危险区域的船舶航行安全。

  同时,达飞海员还要求修改高风险任务的补偿方案,确保补偿方案与所涉及的风险水平相称。并建立一个透明的沟通渠道,让员工可以表达对安全和赔偿的担忧,而不必担心遭到报复。

  根据海运圈聚焦追踪,尽管红海危机持续升级,前十大班轮公司中多家已改道好望角,但达飞亚欧/地中海航线仍然有多艘船舶继续通过红海。

  根据中远海科旗下船视宝为海运圈聚焦提供的数据,2月2日,该机构跟踪的达飞37艘欧地、美东航线集装箱船中有21艘不绕航好望角,16艘绕航。其中,“CMA CGM KIMBERLEY”轮以及“CMA CGM ZHENG HE”轮即将通过苏伊士运河。

  达飞旗下船舶穿越红海虽时常有法国海军舰艇护航,但仍无法轻视该区域的重大安全风险。过去一个月中,已有两艘达飞旗下集装箱船被胡塞武装宣称遭到袭击,该公司均在短时间内进行了否认。

  1月3日,胡塞武装发言人在电视讲话中称,达飞旗下集装箱船“CMA CGM Tage”轮在红海无视警告后遭到袭击。达飞随后否认了该袭击,并称船舶未发生任何事故,当时“CMA CGM Tage”轮正通过红海驶向埃及苏伊士运河北部亚历山大港。

  2月1日,达飞再次否认旗下运营的集装箱船“KOI”轮在红海遭胡塞武装袭击。该公司发言人表示,有关船只遇袭的说法并不准确,该船改道是为了协助一名生病船员的医疗救援,而不是像胡塞武装声称的被导弹击中。

  胡塞武装在过去三个月以40多艘商船为目标的做法,加大了航运业界人士对海员安全和福利的担忧。

  国际干散货船东协会INTERCARGO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在国际社会寻求解决红海动荡局势之际,海员的安全必须至关重要。

  而在国际海事组织伦敦总部与航运业代表举行的会议上,IMO秘书长Arsenio Dominguez也强调了类似信息,即海员是动荡的红海局势中的无辜受害者。

  Arsenio Dominguez告诉记者,他已与包括也门在内的 20 个国家/地区进行了交谈,以研究如何改善航运安全,包括使用富裕国家的资金,“目前的情况并没有描绘出最好的图景未来要吸引海员,我们将面临一场艰苦的战斗。”

  行业知名评论员Michael Grey表示:“我认为真正令人担忧的是,公众舆论都在围绕供应链的延误,而几乎没有人关注海员面临的真正风险。”他指出,最近发生的两起袭击事件,特别是针对散货船“Genco Picardy ”轮和 成品油轮“Marlin Luanda”号的袭击事件,“非常接近”伤害船员。

  “船东没有理由让他们的员工面临这些风险,尤其是胡塞武装的目标显然在不断扩大。”

  海员幸福指数的最新结果反映了日益增长的安全威胁对海上生活的影响。 海员福利慈善机构The Mission to Seafarers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海员幸福指数降至6.36分(满分10分),较一年中前三个季度相比大幅下降,2023年第三季度、第二季度和第一季度的得分分别为6.6、6.77和7.1。

  调查强调:“海盗、恐怖主义和战争风险给海员安全带来的风险不断升级,显然对海员幸福指数产生了影响。由于在高风险水域加强安全职责,这也加重了海员的工作量负担。”

  资料来源:海运圈聚焦 编辑:Evan Liu

没有评论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