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果园港,直立式码头上集装箱船正加紧卸载。(资料图片)特约摄影 钟志兵/视觉重庆

  长江黄金水道是长江上游地区通江达海的主通道,全面提升长江上游航运能力已成为川渝两地落实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交通强国建设等重大战略任务的必然要求。3月5日,重庆代表团和四川代表团向十四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联合提出建议——呼吁全面提升长江上游航运能力。

  长江上游航道总里程约2.5万公里

  长江上游地区是长江经济带的重要组成部分,区域经济总量约15万亿元、占全国总量的1/8,是我国最富发展活力和经济增长潜力的区域之一。

  建议里提到,长江上游地区水系发达,河流纵横,长江黄金水道横贯东西,嘉陵江、乌江、渠江、涪江、金沙江、岷江、沱江等众多支流沟通南北,航道总里程约2.5万公里,其中高等级航道里程超过2100公里,是我国内河航运资源禀赋最好的地区之一。

  近年来,长江上游各省市在水运规划、基础设施、水运市场等方面全方位开展合作,加快构建长江经济带综合立体交通走廊,为推动长江经济带、西部陆海新通道和“一带一路”联动发展提供了重要支撑。

  目前,长江、嘉陵江、乌江、渠江、涪江、金沙江、岷江、沱江等河流共约4000公里航道全部纳入《全国港口与航道布局规划》,规划到2035年,长江干线宜宾至重庆段航道达到规划一级标准,嘉陵江广元至朝天门河口段航道达到三级标准。

  此外,川渝两地联合印发实施《共建长江上游航运中心实施方案》,以长江、嘉陵江、乌江、渠江、涪江、金沙江、岷江等为主骨架的航道网络和以重庆果园港、新田港、龙头港,四川泸州港、宜宾港等为核心的现代化港口集群建设正在加快推进。2023年,长江上游地区港口吞吐能力达到3.2亿吨520万标箱左右,完成水路货运量约2.9亿吨、货物周转量约2800亿吨公里、港口货物吞吐量约2.6亿吨160万标箱。

  “四大问题”制约航运能力

  然而,仍有诸多因素制约长江上游航运能力充分发挥。

  代表们认为,制约主要体现在4个方面。

  一是长江宜宾至重庆段航道提升工程由于涉及自然保护区难以启动实施。目前,宜宾至重庆(寸滩)河段航道由于无法避让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核心区,航道提升工程项目无法启动实施,现状等级仅为三级,只能满足1000吨级船舶常年通航,严重制约长江黄金水道综合效益充分发挥。

  二是嘉陵江井口枢纽尚未纳入《嘉陵江流域综合规划》。目前,嘉陵江草街至河口段航道常年维护水深仅1.6米,每年通行500吨级船舶的时间仅6个月左右,通行1000吨级船舶的时间仅3个月左右,成为嘉陵江、涪江、渠江1236公里国家高等级航道通达长江,周边地区超10万平方公里流域腹地通过水运打破物流降本降碳的瓶颈。

  三是水资源综合利用效率亟需提升。各行业“争抢”用水资源现象愈发明显,航运用水与生活用水、发电用水存在矛盾,在枯水期尤为明显。

  四是三峡船闸通过能力不足。2023年,船舶平均待闸时间达到12天。待闸时间的大幅增加,导致水运企业经营效益持续下降。由于三峡船闸持续拥堵,长江上游港口吞吐量等指标增速逐年放缓,航空煤油、电煤、矿石、粮食、外贸集装箱等重点物资保供困难,存在较大安全、稳定等社会风险。

  确保实现国家高等级航道达标贯通目标

  对此,代表们联合提出4个方面的具体建议:

  一是建议国家林草局、生态环境部等部委明确涉及自然保护地的航道整治工程论证实施路径。建议国家林草局等部委推动出台长江保护法实施细则,进一步明确长江保护法第二十七条提到的科学论证标准,以及相关手续办理的路径和程序,支持长江宜宾至重庆段航道整治提升。建议生态环境部支持长江上游宜宾至重庆段航道整治分期实施,支持“十四五”期间开工建设仅涉及自然保护区的实验区、项目环评审批具备可行性的重庆九龙坡至江津珞璜(兰家沱)段,待自然保护地优化调整等条件成熟后,支持推进江津珞璜以上航道整治,支持岷江龙溪口至宜宾段航道整治二期工程建设,实现航道全线达标。

  二是建议水利部、生态环境部等部委支持将井口枢纽纳入《嘉陵江流域综合规划》。建议水利部支持将嘉陵江井口枢纽保留在《嘉陵江流域综合规划》中,为项目开展相关工作预留空间。同时,建议生态环境部加大对生态航运相关研究论证、建设项目环评等方面的指导力度,支持加快推进井口枢纽前期工作和相关研究论证,尽早打通嘉陵江航道“堵点”。

  三是建议提高长江上游水资源综合利用效率。建议水利部、国家能源局、交通运输部、生态环境部等单位,从国家层面建立嘉陵江、乌江等跨省重要航道保障航运用水需求的协调联络和应急调度机制,统筹航运、取水、发电、生态等用水需求,优化嘉陵江亭子口、乌江构皮滩等上游枢纽下泄流量,结合区域水文气象条件,对枢纽汛限水位实施动态管理或执行分期汛限水位管理。建议长江水利委员会和三峡集团建立长江上游水库群联合调度机制,解决“来水少、放水多”“低于死水位运行”等难题,科学合理调度各方面用水,保持各枢纽水位相对稳定,最大限度满足通航需求。

  四是建议加快三峡水运新通道建设。建议国家有关部委加快推进三峡枢纽水运新通道工程前期工作,确保在“十四五”期间尽早开工建设,根本解决三峡船闸通过能力不足问题。同时,前瞻性开展新通道建设期间的过坝运输组织方案及引导政策等相关研究,指导三峡通航管理局通过优化三峡过闸和升船机运行方案、引导过闸船型标准化发展等方式,进一步挖掘现有船闸通航潜力,不断优化重点物资、特殊船型等优先过闸的调度规则、手续流程,对粮食、集装箱、商品车、航油、成品油等重点急运物资和示范船型安排优先过闸,尽可能减轻对长江上游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

  新闻多一点>>>

  今年重庆水运计划投资37亿元

  2025年基本建成长江上游航运中心

  3月6日,来自市交通运输委员会消息称,今年,重庆将围绕建设长江上游航运中心定位建设,全市水运计划投资37亿元,建成万州港区新田作业区二期工程、涪陵港区龙头作业区二期工程等重大项目,重庆港口通过能力将达到2.3亿吨。

  万州新田港二期工程拟建成4个5000吨级散货泊位及配套设施,新增港口通过能力1477万吨。届时,新田作业区将进一步完善大宗散货装卸功能,打通四川达州等川东地区通江达海大通道,辐射范围将进一步扩大到陕西、甘肃等西北地区以及鄂西、湘西等周边区域。

  涪陵港区龙头作业区二期工程拟建成2个5000吨级散货泊位,新增港口通过能力600万吨。随着龙头港铁路集疏运中心的建成投用,涪陵龙头港将具备铁公水多式联运枢纽功能,进一步强化对渝东南地区以及乌江流域的辐射和集聚作用。

  朝涪段航道是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东向物流大通道。整治范围长约123公里,主要对河段内的11处重点碍航滩段进行综合整治。完工后,万吨级船队可从涪陵直达果园港,进一步提升重庆长江上游航运中心聚集辐射能力。此外,我市正加快涪陵至丰都河段航道整治工程,完工后航道航行碍航通行天数将从约120天缩减为20天。

  近年来,我市围绕长江上游航运中心定位,在建设规划、基础设施、枢纽功能等5方面取得明显成效,多项航运指标走在全国前列。如,港口航道基础设施内河领先。重庆基本形成以长江、嘉陵江、乌江、涪江、渠江“一干四支”国家高等级航道为骨架的航道体系,以果园、新田、龙头、珞璜等铁公水多式联运枢纽为主的现代化港口集群。

  据介绍,到2025年,重庆基本建成长江上游航运中心和物流中心,2027年将新增千吨级航道200公里、达到1300公里,新增港口吞吐能力4000万吨、达到2.5亿吨。

 

没有评论

发表回复